为与不为做修复之有为篇
2021年10月13日 信息来源:易新博 目前浏览:1379次


诗曰:

铜器修复莫匆忙,为与不为细思量。

慎重选择慢动手,深谙原则技高强。

话说青铜文物的保护修复就像做人,是个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事。作何解?先讲有所为。所谓有所为,就是当修复师拿到一件青铜文物时,需要对其采取一些什么样的保护措施,做哪些修复,怎么去修复。且看正文:

首先是参照《馆藏金属文物保护修复档案编写规范》建立保护修复档案,记录好包括文物图片、发掘、保存现状、病害、各种分析检测、历史修复等在内的资料。档案编写要具体到每个修复流程使用的方法、材料、工艺及经过,务求详细、真实。因为每个修复师在文物面前都只是过客,前有古人,后有来者,有为是要将你今天对文物做了什么,通过修复档案的形式,告知后人,使他们不惑,给文物一个交待,也让自己心安。

其次是清洗,清洗是青铜文物保护修复中唯一一个在器物本体上做减法且不可逆的过程。修复师需要在这一过程中,预估器物保护修复后的理想保存状态或展出效果。有为在清洗中的具体表现,是慢动手,勤思考,以科学的分析检测结果为依据,在不影响文物价值展示的基础上,安全地去除土垢、硬结物、有害锈、可溶盐和化学试剂的残留等。清洗有物理和化学两种方法,物理方法是指手工(图一)或者借助超声波洁牙机(图二)、超声波清洗机(图三)、喷砂机、激光清洗机(图四)等仪器设备通过剔除、打磨或敲震的方式去除硬结物。可控性较强,但在表面锈蚀产物硬度较大的情况下,效果欠佳。化学方法是指选用合适的化学试剂,通过敷贴、局部涂抹、浸泡等方法,软化致密坚硬的附着物,针对性较强,不仅可以去除某一层或某一类腐蚀产物,还可以清除或转化粉状锈。缺点是程度不好掌控,可能会对青铜器造成不可预估的损伤,如本体颜色改变等。实际操作中,往往各取所长,先物理,后化学,结合使用。但由于每件青铜文物的保存现状和锈蚀程度不同,稳定性能也不同,个体间的差异导致没有统一的参考标准,所以清洗是最考验修复师经验和对理念掌控的过程。稍有不慎就会过度,清掉历史信息,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因此,清洗工作开始前,都应先在器物局部选择素面、隐蔽、锈蚀典型的实验块,进行试探性的清洗实验,确保安全后,再进行大范围的清洗。


图一  手工除锈



图二  超声波洁牙机除锈



图三  超声波清洗机



图四  激光清洗机


缓蚀,顾名思义,就是延缓青铜器的腐蚀,这个过程需要借助合适的缓蚀剂来实现。缓蚀剂是一种当其以一定的浓度和形式存在于介质中时,可以防止或延缓金属腐蚀的化学物质或复合物,种类繁多。种类多也就意味着选择的困难,选择封护剂时,需要结合器物本身的实际情况。因为对这件器物具有良好缓蚀作用的缓蚀剂,对另一件器物不一定有同样的效果,甚至还可能加速腐蚀,所以要格外慎重。近年来,常运用在青铜文物上的缓蚀剂有:BTA、AMT、MBO、MBT、PMTA等。缓蚀过程中的有为,是修复师正确选择合适的缓蚀剂,配置成溶液后,通过浸泡、恒温恒压,减压渗透、喷涂等方式,应用在文物上,达到缓蚀的目的。

缓蚀后还需要对青铜文物进行封护,封护是指为防止或减缓外界环境对金属文物造成的损害,而在其表面涂覆天然或合成材料,以防止或减缓器物腐蚀的过程,是主动性的保护处理。封护的原理是封护剂在文物表面形成一层防护膜,隔绝或减少外界环境中水分、氧气和其他有害成分对器物的侵蚀,从而保护文物。常用的封护材料有丙烯酸树脂、蜡等类型 。修复师的有为体现在封护上,是将具有可再处理性、透明度高、无炫光、耐老化、操作简便易行、环境友好的封护剂,借助笔刷等工具涂覆在青铜器表面(图五)。


图五  铜鼎封护


缓蚀封护结束后,便要开始对器物进行修复,修复是有为的重点所在。古代青铜器铸造完成后,或传世或埋藏于地下,受到墓葬坍塌、挤压碰撞、环境腐蚀、各种人为因素及自身材质缺陷的影响,大多都处于破碎、断裂、变形、残缺的状态,为保持器物结构稳定性、充分体现文物价值,就需要对青铜器进行修复。

首先是对变形部位的矫形,由于青铜文物的变形属于塑性变形,所以矫形的方式,就是在变形部位施加一种相反的力(图六),使其反向还原。常用的矫形方法有:锤击法、扭压法、撬压法、顶撑法和加温法。基本工具有砧子、钳子、锤子、扳手、螺丝刀、木棍、千斤顶、整形器等。但器物的大小不一、形制各异决定了许多矫形的工具市面上并不能直接买到,需要修复师因地制宜,就地取材,根据器物的轮廓、弧度、变形特点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拿身边可以利用的物件,加以改造,自制有效的矫形工具。矫形工作开始前,修复师要充分了解变形文物的现状,做到胸中有数,然后选择最安全的方法。矫形过程中,还要掌握好“度”,适可而止,不能强行为了矫形,在撬压或顶撑时,对文物造成新的损伤。


图六  矫形


焊接和粘接是紧随着矫形的修复过程,是实现青铜器结构稳定性的重要手段。焊接通常使用的是传统的“锡焊”工艺(图七)。在焊接前需要做一系列的准备工作,首先判断是否具备焊接条件。其判断标准是器物本体的金属性,金属性越强,焊接强度就越大。如果器物已完全矿化或氧化成紫褐色,则说明不具备焊接条件,只能采取粘接的方法。具备焊接条件的器物,要进行拼对组合,从器形、纹饰、茬口、厚度入手,找出残片间的内在联系,然后分组编号,同时避开纹饰和铭文部位,在残块与残块间确定并标记出焊口的位置,再用锉刀锉出焊口。焊口是焊接成功的关键,其形状、大小、深浅,都需要修复师根据器物的厚薄、腐蚀程度、受力大小、受力方向等因素来决定。但是湖南出土的青铜器,大都矿化比较严重,金属性较弱,可以焊接的器物较少,只能使用环氧树脂等高分子材料进行粘接。粘接的过程较焊接简单,不需要考虑焊口,在拼对完成后,便可直接将碎片逐一粘连起来(图八)。



图七  锡焊法焊接



图八  铜镜粘接


焊接或粘接后,如器物有残缺,还需要对残缺部位进行补配,让器物恢复美学价值。传统的修复工艺中,补配环节可使用的方法多种多样,有打制铜皮补配法、翻模铸造补配法、环氧树脂补配法,塑形补配法等。在南方地区,根据出土器物胎质较弱的特点,运用最广泛的是环氧树脂补配法。素面的器物,可在残缺处的内壁粘贴纸胶带作为内衬,然后在外部填补环氧树脂,待凝固后,用打磨机和砂纸修平(图九)。对于有纹饰且纹饰较复杂的器物,因为青铜器的纹饰一般都具有对称性,一侧的纹饰缺失了,可在另一侧完整的部位找到参照。补配打磨后,拿勾线笔描出残缺部位的纹饰轮廓,再用刻刀雕刻出来。也可直接用印模材料翻模,浇铸树脂,补配到残缺处。常用于青铜文物修复的树脂有3A合众胶、Quik Copper速成铜棒、模型AB补土、德国Araldite2020型环氧树脂等等。补配时应立足于树脂的固化时间、强度和硬度,选择与文物本体胎质匹配度最高的,并加入矿物颜料粉调出跟器物相接近的颜色,为后续的作旧工作做好铺垫。



图九  打磨修型


作旧是对补配部位进行修饰和遮盖,使其与周边原器物衔接浑然一体的过程,是陈列性修复的要求。修复分为三种,即考古修复、陈列修复和商业修复,商业修复不应用于馆藏文物;考古修复亦不能完全满足青铜文物艺术价值体现的需求和人民群众的历史认同感,所以青铜文物补配后,一般都需要在陈列修复“一米一尺”和“修旧如旧”原则的指导下,借助矿物颜料,做出与原器物锈色、层次相协调的效果。通常青铜器表面的锈蚀包括三种情况:一种是只有漆古地子没有锈蚀;一种是只有锈蚀没有地子;第三种是既有地子也有锈蚀。漆古地子作旧,可直接采用点、喷、画、拍拓(图十)、弹拨等方法。锈蚀作旧相对复杂,要分析锈蚀情况,贴骨锈可以通过涂、抹等技法。而发锈是大小不一的疙瘩,需借助滑石粉掺入矿物颜料,调成腻子,涂在补配部位,再用牙刷拍打或棉签滚动,制造出既有一定厚度又有凹凸质感的大小颗粒,最后用弹拨法加以调整。作旧的过程不能性急,要一层一层循序渐进,注意色彩上下之间、左右之间的变化和组合搭配,使其层次分明,过渡自然。


图十  拍拓法作旧


作旧是青铜器修复的最后一个技术流程,但“有为”并没有结束,修复好的器物,还需要根据器物形状,量体裁衣,配备无酸纸囊匣,尽可能储放在温度20℃±2℃,日波动范围小于5℃,相对湿度40%±5%,日波动范围小于5%的稳定环境中。并由修复师定期检查,消除隐患,杜绝病害的再次发生。

所谓文物修复,“修”和“复”其实是两个概念,修是方法,是技术,是在文物上有所为。复是思考,是对理念和原则的把控,是有所不为,那何谓“复”?何谓“有所不为”?欲知究竟,且待下回分解。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