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牍漫话:“皇帝犬”与“狗官”
2020年12月9日 信息来源:杨先云 目前浏览:1703次


狗是人类忠实的朋友,从古至今,养狗之风一直很是盛行。在原始社会时狗就被驯养,《礼记·少仪》疏曰:“犬有三种:一曰守犬,守御宅舍者也;二曰田犬,田猎所用也;三曰食犬,充君子庖厨庶羞用也。”古代养狗或用于守家门,或用于田猎,或充当食物,而现在亦是如此。狗为主人宠爱,地位很高,在古代也有这种情况。距今两千余年的秦朝就有“皇帝犬”之称,发现于湖南龙山县一口古井之中。何为“皇帝犬”?顾名思义就是皇帝的狗。秦始皇统一天下后,采取一系列变革措施,其中重要一项就是将“王”改为“皇帝”名号变更的举措,而里耶秦简8-461号简“更名方”则证实了传世文献的这一记载,而且更为详细的记录了“以王令曰以皇帝诏”“王猎曰皇帝猎”、“王犬曰皇帝犬”等规定,其中就有将“王犬”改称“皇帝犬”,狗的称呼都得改,若是不遵守还得受到处罚。想来“王犬”“皇帝犬”地位当是极其高,如战国中山国王厝墓殉坑出土“王犬”,犬颈上皆带有奢侈华丽的金银项圈,项圈上还书有文字,中山王对猎犬的喜爱和其甚高的受宠地位不言而喻。


里耶秦简“更名方”


战国中山国王厝墓殉坑出土两只“王犬”及其金银狗项圈(图片来自于网络)


文献中有很多关于君王贵族养犬的故事,如《秦风·驷驖》“輶车鸾镳,载猃猲獢”,是记载了秦公子携犬狩猎的场面,“猃”“猲獢”均是猎犬名。《战国策》秦相应侯曰“王见大王之狗,卧者卧,起者起,行者行,止者止,毋相与斗者。投之一骨,轻起相牙者,何则?有争意也。”用秦昭襄王所养犬来说明破六国伐秦之计。《汉书·留侯世家》载“沛公入秦,宫室帷帐狗马重宝妇女以千数,意欲留居之。”汉朝建立后,还设有专门掌管皇帝猎犬的机构——狗监。西晋傅玄专门作《走狗赋》曰“盖轻迅者莫如鹰,猛捷者莫如虎。惟良犬之禀性,兼二俊之劲武。”咏颂良犬的矫健凶猛。在繁盛的唐朝,尤其是女性贵族很喜爱宠物犬,清朝乾隆皇帝还专门请画师为皇帝犬作画像。正如《西京赋》曰“走犬逐狡兔,此其为乐也”,宫廷养犬娱乐之风经久不衰。


唐代周昉所绘《簪花仕女图》局部(图片来自网络)


不仅中央养狗以供娱乐狩猎,地方也是养狗盛行。睡虎地秦简《仓律》“用犬者,畜犬期足。”仓库养犬要控制数量。里耶秦简有“仓课志:畜彘鸡狗产子课,畜彘鸡狗死亡课。”仓库管理工作要上报养狗生子和死亡情况,犬也是国家重要资产。在民间也有很多养狗,尤其在汉墓大量出土陶狗,就是民间养狗成风的实证。居延汉简有“狗一,直贾五百”,汉代边塞买卖狗的事情时常发生。杨万里曾作诗曰“稻穗堆场谷满车,家家鸡犬更桑麻,不知林下人家密,依仗忽闻鸡犬声。”还有很多人以“犬”“狗”为名,较为著名的就有《史记》载名“犬子”的司马相如,《汉书》载名“胡狗”的梁冀之子。《汉书·艺文志》有《相六畜》,其中就包括“相狗”,而银雀山汉简就有“相狗”、“相成狗”内容的出土文献材料,是佚失一千多年的相狗经残简。


里耶秦简“仓课志”


汉陶狗圈(图片来自中国三峡博物馆)


《史记·萧相国世家》“夫猎,追杀兽兔者狗也,而发踪指示兽处者人也。今诸君徒能得走兽耳,功狗也。至如萧何,发踪指示,功人也。”《吕氏春秋·士容论》:“齐有善相狗者,其邻假以买取鼠之狗,期年乃得之,曰:‘是良狗也。’其邻畜之数年,而不取鼠,以告相者。相者曰:‘此良狗也,其志在獐、麋、豕、鹿,不在鼠。欲其取鼠也则桎之。’其邻桎其后足,狗乃取鼠。”《晋书·刘毅传》:“毅将弹河南尹,司隶不许。曰‘攫兽之犬,鼷鼠蹈其背’。毅曰:‘既能攫兽,又能杀鼠,何损于犬。’”犬除了能捕鼠狩猎,“守则有威,出则有获”,古时还常被授以辟邪去疾的功效。《史记·秦本纪》“秦德公二年初伏,以狗御蛊,磔狗邑四门也。”秦德公时期,在四个城门口杀狗,用狗血来抵御瘟疫。而墓葬之中大量发现狗的陪葬,不仅仅单单是墓主生前喜爱狗,还有很多是用于殉葬和祭祀。甲骨卜辞中多次提到用狗作为祭品,在墓葬中殉狗,且数量众多。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的T型帛画下端所绘地府有面目狰狞的怪狗,这是用来镇压地府中的妖魔,不侵扰亡灵。


马王堆一号汉墓T型帛画下部(图片来自网络)


如此众多的狗,必然需要有专门的机构和专门的人来畜养,就如同“将马”“牛官”一类畜官名。在殷墟甲骨卜辞中,“犬”有用作官名,或方国名或人名的。《周礼·天官》载有“犬人”,睡虎地秦简《法律答问》简189:“何谓‘宫狡士’‘犬狡士’?皆主王犬者也。”历史上很早就有了专门负责养狗训狗的官吏。甚至连“狗官”也在出土文献中发现,扬州广陵王汉墓出土三则木牍,内容相似,皆是侍中“遂”向“王”呈报关于一条名叫“麋”的狗丢失的文书,其中有段简文作:“侍中遂写下狗官”,即是侍中因王狗丢失而向“狗官”问责,这里的“狗官”就是专门畜养公犬、王犬的官吏。史载司马相如能得见汉武帝,也是有赖当时的狗监杨得意举荐。《后汉书·灵帝纪》“上于西园弄狗,着进贤冠,带绶。”汉灵帝让狗着官帽系绶带,呼“爱卿”,真真的“狗官”啦。以畜为官名不仅在国内流行,更是影响到海外。《后汉书·东夷列传》载扶余国“以六畜名官,有马加、牛加、狗加,其邑落皆主属诸加”。

汉武帝喜欢观看斗狗,建有“犬台宫”,“犬台宫”外又建有“走狗观。”《三国志·孙皓传》“何定使诸将各上好犬,皆千里远求。一犬至值数十匹;御犬率具缨,值钱一万。”为养狗也是耗费巨资,劳民伤财。一方面君主当权者对“功狗”形象大加赞赏,一方面民间渐渐对狗的恶评也开始显露,“走狗”“狗官”“鹰犬”也变了恶语,将狗看作是当权者的爪牙,称作“狗腿子”“狗奴才” “丧家之犬”等。狗因看家守院而褒,亦因供人使唤而贬。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