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习 走在前”全民阅读活动优秀读后感】“审丑”何用疲劳
2018年12月26日 信息来源:范宪军 目前浏览:147次

——读《契科夫短篇小说集》


编者按:我所于今年九月举行“大学习 走在前”全民阅读暨优秀读后感评选活动,全体职工踊跃参与,积极投稿。活动最终评选出一批优秀读后感,现将获奖读后感予以刊发。


欧亨利、契科夫、莫泊桑,享誉世界的“三大短篇小说之王”。中学时代,三位的作品都有读过。印象中,莫泊桑的小说平铺直叙,简洁流畅。而欧亨利的作品是我最爱读的,那总是出乎意料而又富有幽默感的带泪微笑般的“欧亨利式结尾”,每每令人期待和回味。契科夫的小说读的不多,总体感觉语言凝练,文笔犀利。

三位巨匠都是现实主义作家,都擅长从小人物的身上揭露人性的丑恶和社会的黑暗。而其中在这一方面着墨最多的,当属契科夫。德国哲学家尼采曾在《善恶的彼岸》中写道: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契科夫正是为读者展现了特定时代背景下人性的深渊,波澜不惊却深不见底,任何人凝视久了,恐怕都会映照出自己的影子,人就是这样一个复杂的有机体。这也是我之前不愿多读契科夫的原因。

再读契科夫,我却如饥似渴,爱不释手,因为我知道,丑是不容包庇的。契科夫笔下的世界无疑是丑恶的。没有离奇曲折的故事情节,没有波澜壮阔的历史事件,他用言简意赅的语言风格,从生活中最普普通通的小事上,创造出了风格独特,艺术精湛的抒情心理小说,揭露了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沙皇俄国专制统治下的种种社会矛盾。

他的矛头首先指向了污浊不堪的官场。《在钉子上》、《小公务员之死》用一种近乎戏谑的方式形象地表现了“官大压死人”的现象,《胖子和瘦子》、《变色龙》则极尽小官吏卑躬屈膝、见风使舵的奴颜媚骨。专制统治强行把人划分为三六九等,在那里,强者倨傲专横,弱者唯唯诺诺。

同时,契科夫用更多篇幅展现了小市民的形形色色。他通过农民、猎手、兽医、教员、低级文官、警察、医生、演员、车夫等等典型形象,描写了当时社会中小市民的庸俗、保守、空虚、自私和麻木的特性,突出了小市民的弱点,那就是既贪婪又好逸恶劳,既向往奢华的生活又胆小怕事。他们对人类、对未来很少关心,只在身边百无聊赖的琐事上寻找刺激。《跳来跳去的女人》、《姚内奇》针砭了追求虚荣、庸俗无聊、鼠目寸光的人生哲学,《瞎琢磨》、《运气不济》表现了低俗、愚昧、无知的思想水平,《哼,这些乘客》、《睡意朦胧》则讽刺了无所事事、浑浑噩噩的生活状态。

与其说是黑暗的社会造成了人性的扭曲,又何尝不是扭曲的人性创造了黑暗的社会?

如此种种,契科夫对社会的丑恶有着深刻而清醒的认识,他痛心疾首,横眉冷对,他呐喊甚至咆哮,我想,这一切都源于他对祖国的热爱,他一定也和艾青一样,对他的那片土地爱得深沉。事实的确如此。契科夫深知民间疾苦,他曾千里迢迢,穿越西伯利亚,来到沙俄政府的流放地萨哈林岛,目睹了种种野蛮、痛苦和灾难。他对底层人民有着深深的同情,并将这种感情付诸笔端,《万卡》、《苦恼》表现了他对一个苦命的九岁男孩和一个丧偶、丧子的老车夫的同情。同时,他对未来也是充满希望的,《未婚妻》、《樱桃园》表现了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追求,鼓励人们冲破现有生活的束缚。

时间的巨轮一刻不停地向前滚动,早已将沙皇俄国和那些可悲又可恨的小人物们碾得粉碎。然而人性却从未改变,那些人性的阴暗面,贪婪、庸俗、麻木不仁,如同人性的光辉一样,都被保留了下来。

今天的中国,经济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种种社会矛盾也不容忽视。这是一个破碎化的时代,在全球化浪潮的冲击下,信息爆炸,价值多元。人们对是非黑白的界定似乎已经有些模糊,对很多社会怪状也表现得更加包容。面对种种丑恶,人们似乎已经习以为常,或者说是熟视无睹。如今的我们,听到某某贪官污吏贪污受贿几亿、几十亿甚至上百亿,某某主播为了博眼球又干出什么荒唐事,大概也不会感到惊讶吧。又是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已经不敢去扶马路上跌倒的老人,不再施舍大街上形形色色的“乞讨者”。

多媒体时代的我们,面对的又是怎样的信息呢?打开电视、网络,多的是为流量而胡编乱造的垃圾新闻,多的是为金钱而粗制滥造的影视神剧,多的是为收视而娱乐至上、不死不休的综艺节目,媒体正在逐步丧失舆论监督的功能。相比于影音,文字有时候更具有表现力。契科夫的作品已经百年有余,仍受到追捧。然而敢于直面当下社会矛盾的作品又有多少,有几人在写,又有多少人在读?

矛盾是普遍的,美和丑总是共同存在的。丑不会掩盖住美,揭露丑是为了社会变得更美好。对丑不应麻木,不应疲劳。

当下的中国,也需要一个契科夫;任何时代,都需要一个契科夫。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  设计:红苹果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