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见》传达了什么信息?
2018年11月21日 信息来源:李忠超 目前浏览:168次


近年来,对于文物的保护利用更加受到政府和社会的关注。20163月,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文物工作的指导意见》,2017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公布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20172月国家文物局印发《国家文物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20179月,经国务院领导审批,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文物安全工作的实施意见》,20189月,国家文物局印发《考古装备及设施配备导则(试行)》,201810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见》。一系列关于文物工作的指导意见和政策相继出台,可以说是我国文物工作改革的有益探索,同时也是我国文物法制建设的不断健全,并为文物工作的实施和开展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全文四千三百余字,涉及38个中央部门,涵盖的范围和涉及的面也十分广泛。在该《意见》出台以后,国家文物局很快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见》进行了解读,并就相关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未来的文物工作趋势是怎样?体制机制会否创新?面对新时代,文物的保护利用有哪些历史性机遇?或许我们可以试试在文本中寻找一下答案。



国家文物局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解读《意见》

 

文物资源丰富,建长效机制保文物安全

中华文明历史悠久,作为世界文物大国,我国已经发现的不可移动文物点76.7万处,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名录的50处。被核定公布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129座,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名村的528个,中国历史文化街区的30个。全国以文物和各类遗址为依托建立起来的博物馆、纪念馆4692家,其中国有博物馆3582家,非国有博物馆1110家。国有文物藏品近5000万件(套)。另外,还有大量的文物被民间收藏。



湖南桂阳桐木岭遗址出土遗物


丰富的历史遗存和庞大的文物资源库是一笔宝贵的文化财富,然而要想充分地保护利用好如此庞杂的文物资源却有许多现实的问题需要考量。我国的文物工作方针是“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对文物的保护是最主要的,《意见》指出:“面对新时代新任务提出的新要求,文物保护利用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依然存在,文物资源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作用仍需加强;一些地方文物保护主体责任落实还不到位,文物安全形势依然严峻”,目前,法人违法问题、盗窃盗掘问题、火灾事故是文物安全方面集中的三大风险


被盗墓葬现场


前段时间巴西博物馆火灾震惊世界,为世人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愈演愈烈的盗墓盗掘在我国也时有发生,在违法犯罪成本低,利益诱惑巨大的情况下,违法犯罪分子往往蠢蠢欲动。针对这些突出问题,《意见》中明确表示,未来将要开展国家文物督察试点。加强国家文物督察力量,试行向文物安全形势严峻、文物违法犯罪案件和文物安全事故多发地区派驻文物督察专员,监督检查地方政府履行文物保护责任情况,督察督办重大文物违法犯罪案件办理和重大文物安全事故处理工作。建立文物安全长效机制。实施文物平安工程,建设全国文物安全监管平台,实现文物博物馆单位安全防护设施全覆盖。建立文物资源资产管理机制。健全国有文物资源资产管理体系,制定国有文物资源资产管理办法,建立文物资源资产动态管理机制。建立健全不可移动文物保护机制。实现土地储备考古前置,强化考古项目监管。国家文物局局长在答记者问时也表示,文物安全是底线、是红线、是生命线,因为它是文物工作的基础。在国庆节前中央三部门完成了31个省份的第一轮博物馆和文物建筑消防安全大检查工作督查行动,国家文物局与公安部联合开展了6个月的打击文物犯罪专项行动,已破获27起案件,相信随着《意见》的出台,更加长效的、制度性的监管将会有效预防和遏制文物安全事故的发生。

 

“活”起来是重点,社会力量或发挥更大作用

《意见》中提出的主要任务共计有16项,其中至少有6项是直接与如何让文物“活”起来有关的,另外有3项与让文物“活”起来依旧分不开。在保护的前提下,如何更好的利用文物,使得文物的价值和文化影响力得到彰显,使文物工作融入现代社会、融入人们的生产生活是目前文物工作的一个重要方面。《意见》对推进文物的合理利用、激发博物馆活力、促进文物市场活跃有序发展、引导民间收藏文物保护利用等方面提出了具体的措施,特别是大胆探索新方式,提出促进文物旅游融合发展,鼓励文物博物馆单位开发文化创意产品,深化一带一路文物交流合作,推进中国援外文物保护工程和联合考古项目,适应了当前形势发展和社会经济发展需要。目前让文物活起来的方法途径亟需创新,《意见》提出要构建中华文明标识体系,创新文物价值传播推广体系,完善革命文物保护传承体系,这三大体系的目的还是要在创造和创新中将文物价值充分挖掘,使传播方式更加多样化,具体提出了要借助中小学教育体系和干部教育体系,让博物馆和文物知识走进课堂,实施中华文物全媒体传播计划,用好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可以想见未来博物馆教育和公众考古将持续发力,充分发挥文物资源的社会教育功能,从而达到加强中国共产党历史文物保护展示,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增强中华民族自豪感和凝聚力的目的。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开展的公众考古活动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设计的文创纸胶带(设计稿)

 

在《意见》中多次提到社会力量的参与,“支持社会力量依法依规合理利用文物资源,提供多样化多层次的文化产品与服务”,“坚持政府主导、多元投入,调动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利用的积极性”,“在坚持国有不可移动文物所有权不变、坚守文物保护底线的前提下,探索社会力量参与国有不可移动文物使用和运营管理”,“积极引导鼓励社会力量投入文物保护利用”。我国的文物资源分布极其不均衡,仅靠一己之力的保护模式难以适应现实需要,鼓励社会力量依法依规地参与到文物保护利用中来,将是一个共创双赢的局面,在让文物保护成果更多惠及人民群众的同时,文物保护利用中社会力量的参与应当将会是使人民从成果到参与全过程的更深层次的受益。

 

强化“四项支撑”,助力文物领域改革

强化“四项支撑”,就是加强科技支撑,创新人才机制,加强文物保护管理队伍建设,完善文物保护投入机制。《意见》中指出,要“制定文物博物馆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指导意见,健全人才培养、使用、评价和激励机制”,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在答记者问时表示,对文物部门来讲,管理的难度越来越大,挑战也越来越大,这就需要一方面要加强机构编制的建设,要充实相关人员,另一方面提升现有文博队伍的能力和素质。干事创业关键在人,这一举措的实施无疑将有效释放体制机制活力,提高人才队伍建设。

文物的保护管理,重点还是要依靠各地党委政府和社会力量,《意见》要求“地方党委和政府应依法履行文物保护主体责任,明确负责文物保护管理的机构,切实加强文物保护能力建设,使文物保护管理工作力量与其承担的职责和任务相适应,确保文物安全。”并再次强调了社会力量的重要性。在文物的保护方式和保护范围上,强调了两个转变,“支持文物保护由抢救性保护向抢救性与预防性保护并重、由注重文物本体保护向文物本体与周边环境整体保护并重转变。”保护的前瞻性更加得到注重,保护的范围也更趋合理。

“四项支撑”中科技的支撑愈加受到文物保护利用领域的重视,在极度恶劣的自然条件下,科技可以更加有效的帮助人们完成文物保护,运用科技手段不断丰富文物的展示利用水平也在近年受到了人民的认可和欢迎,国内各大博物馆均有借力科技推出相关新颖的展陈设计。《意见》中提出,要“充分运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推动文物展示利用方式融合创新,推进‘互联网+中华文明’行动计划”。



移动试验平台在田野开展工作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  设计:红苹果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