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拉纳提什瓦考古工地探访侧记
2018年1月23日 信息来源:熊建华 目前浏览:720次


2018年元月2-7日,笔者随湖南省文物局组成的专家代表团一行,探访了该考古工地,留下串串精彩。

 

工地的三种微笑

1月3日,带着初到异国的几丝兴奋,团友们早早从酒店出发,经历了达卡市区、郊外大马路超乎想象的拥堵之后,车转到了乡村公路。乡村公路整齐通畅的柏油路面、高大健硕的行道树、宽阔平坦黄绿相间的田野、窗外长相与我们差异很大的行人、路旁似曾相识的小卖部、稀稀落落劳作的人们……我们这群初来乍到的人相机、手机响个不停。

车停了,一块欢迎牌吸引了大家。欢迎牌用中文、伊斯兰文、英文三种文字写着“欢迎您来到纳提什瓦遗址”,中心印的是手捧小白花、以考古遗址为背景的三个孩子的照片。照片右边小女孩,肩披红艳的纱丽,笑容灿烂,明眸皓齿;左边小女孩,红底蓝花纱丽整整齐齐从头顶披下来,目光清澈,笑容含蓄而溢出羞涩;一个小男孩站在两女孩身后中间位置,有点像是临时挤来蹭照的,又似乎是摄影师临时招呼过来的,神情带着几分尴尬,露出忸怩状调皮的微笑。

 

 

三种表情,各自不同,但传递的是相同的喜悦。这三种表情,在之后的考古工地探访中,还不时遇到。

进村路上,会有小孩子突然调皮地跟你说一句听不懂的话后,就躲到一旁欢笑起来;会有抱着孩子的母亲远远地站在那儿,带着微笑注视着我们这群人;会有村里的男人走过来,与熟悉的队员交谈比划,也微笑着与不熟的我们招手致意。

1月6日,笔者参加媒体见面会后,披着会上发的一条颇有孟加拉国民族风的围巾走在工地,突然,一位男士主动与笔者打招呼,并握住我的手,指着我披在脖子上的围巾,冒出了一句英语:China,good!

他至少说了3遍。我一边表达感谢,一边仔细瞧了一下对方,男士面部瘦削而黑亮,额上有皱纹,好像在工地上遇到过多次,应该就是村里的一位普通村民。我不怎么明白他要表达的完整的意思,但英语短句我是懂的,他指着我戴的围巾的手势我也是明白的:中国,好;中国人披着孟加拉风格的围巾,美!这也许是因我对对方文化的欣赏而获得的赞美。


阿柴的三次拥抱

阿柴就是此次中孟联合考古队的中方队长、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柴焕波研究员。他是我的老同事、老朋友,他在笔者的眼中,是位对考古事业有诗人般情怀、对自己热爱的项目有滴水般韧劲的人。

这种情怀和韧劲,不仅让他在孟加拉国考古取得成果、获得信任,也赢得了朋友。他与孟方朋友的三次拥抱,让笔者印象深刻。

第一次拥抱,是在1月3日的纳提什瓦考古工地的营地。此次考古,由于延续时间长、当地条件差,考古队修建了专门的营地。来工地的官员也好,一般考察者也好,均在这个临时营地休息、就餐。1月3日这天,原本只是湖南省文物局代表团陪中国大使馆的同志考察遗址,本次合作考古项目的推动者、孟加拉国阿格拉夏·维克伦普基金会(AgrasharVikrampur Foundation)主席阿拉姆·列林(Alam Lenin)听说后放下其他工作赶来工地陪大家午餐。他与阿柴一见面,就像久别重逢的朋友,拥抱在一起,自然而真诚。

 

 

第二次拥抱与第三次拥抱均发生在1月6日下午的媒体见面会上。此次媒体见面会,来了财政部长,来了地方要员,当地百姓更是盛装出席,会场内外,彩旗飘展,俨然成了当地的一次盛典!阿拉姆·列林先生显得非常激动,他带着兴奋的语调致辞时,一一介绍了为此次发掘做出贡献的各位专家,并将他们请上台,阿柴自然在列。讲到高兴处,两人又拥抱到了一起,讲着讲着,阿拉姆·列林先生又把孟方的负责人、考古学家苏菲教授喊到一起,然后,三人拥抱在一起。

 

 

笔者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或说了什么,但从台上台下的笑声、掌声中,笔者感觉到了中国考古队、中孟双方考古取得的成果,已得到认可,双方的合作融洽而愉快!

阿柴结交了不少孟加拉朋友,除了这些主席专家,还有普通老百姓。他指着一位一直陪着代表团进进出出的小伙子告诉我,这是他最真诚的孟加拉朋友之一。小伙子长得虎头虎脑,胖乎乎的脸、炯炯有神的双眼、结实的身材,显得十分精神。一路上,他负责车辆引导,与各方面联系,寻找休息的地方等等,周到而仔细。因为他,大家平添了旅行中的安全感。

阿柴还给我讲过一个让他感动的故事。有天,考古队所在村里的一位老人,请他到家里坐坐。他去后,老人比比划划说了很多,样子很急。阿柴听不太懂,于是找来懂英语的队友李意愿,通过李意愿与老人沟通,才明白老人找他是为了什么。原来,老人说,他非常感谢中国的考古队来帮他们做事,想把自己家里的地捐出来!尽管此事并没有结果,但如此信任考古队,对考古队如此真诚,真的让阿柴既意外又感动。


人气高高的三小伙

阿柴在当地已经是名人,甚至有学校请他去做庆典嘉宾,人气之高,自不待言。赴孟的中方考古队中,还有三位小伙子,一路上,笔者发现,三人在当地的人气也高得很。

李意愿,考古学博士,英语很棒,无论中方还是孟方,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弄不明白了就喊:李!李!

帅气的贾英杰,年纪最小,长相也显年轻,测绘、建模、操作小飞机等等,精熟得很。用阿柴的话说,他一人可顶几个人用,这让孟方考古队员惊讶不已,尤其是来考古队实习的大学生们。

最有人气的似乎是考古队员莫林恒。他是一个有趣、见人就熟、颇受小孩子和小姑娘欢迎的人。他受人欢迎的第一招,似乎是张口就来的孟加拉语。他的英语比不上伙伴李意愿,却可以用孟加拉语与人作短暂沟通,这一招,在当地与人打交道很管用,提高了他的人气指数。

1月6日,由孟方组织、布置的媒体见面会在纳提什瓦遗址旁举行。这个时候的小莫,拿着小摄像机到处转悠,捕捉一个个美丽的瞬间,当他来到展示出土文物的展台时,莫式孟语魅力尽显。他口里说着,手上比划着,很快就与少男少女们打成一片。他们之间交流了什么,站在一旁的笔者是一句没弄明白,但他们相互之间毫无藩篱的亲密互动,笑声与欢呼声,乃至最后小孩子们围着他一起合影的场景,让笔者有点忘记了自己是在异国他乡了。

厉害了,我的考古同事们!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  设计:红苹果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