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文物局代表团考察孟加拉国纪事(之三)
2018年1月11日 信息来源:文:柴焕波;图:贾英杰 目前浏览:596次

 

1月6日,毗诃罗普尔遗址考古发掘新闻发布会在纳提什瓦考古现场隆重举行。德高望重的孟加拉国财政部长MR. Abul Mal  Abdul  Muhit先生专程从国外赶来参会,并会见了湖南代表团一行。柴焕波研究员代表考古队做了新闻发布,湖南省文物局文物处处长陈学斌代表中方宾客的发言,赢得孟方人士的好评,孟加拉国相关部门的官员、二十余家媒体记者和当地民众、学生数百人参加了这次盛会,将这次活动推向高潮。

 

图一  1月6日,孟加拉国财政部长MR. Abul Mal  Abdul  Muhit先生会见中国宾客

图二  1月6日,新闻发布会现场

图三  1月6日,孟加拉各主流媒体采访新闻发布会现场

图四  1月6日,参加新闻发布会的当地青少年

图五  1月6日,湖南省文物局文物处处长陈学斌在新闻发布会上代表中方宾客发言

图六  6日,努尔列林主席感谢中国考古人为孟加拉国文化遗产事业所作的贡献

图七  6日,郭伟民博士接受外媒采访

 

代表团的这次出访,安排的活动密集,长途奔波,加之达卡的交通拥堵,使人疲惫不堪,多数团员都是抱病工作,代表团的工作作风也感动着孟方的同行,7日早晨,孟方考古领队素菲教授5点钟从营地出发,驱车3个多小时赶到酒店,为代表团送行,握手作别之际,彼此的情谊已悄然弥漫在心间。

代表团离开的当天,孟加拉国两家主要的英文报纸都在头条报道了这一新闻,十余家孟文报纸也竞相报道,孟加拉社会分享了这一中孟合作的考古成果,这次活动也是我国首次在国外主办的高规格系列考古活动,堪称本年度中孟文化交流的一桩盛事。

 

 

附1:在2017年度毗诃罗普尔古城纳提什瓦遗址考古发掘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2018.1.6)

柴焕波(中孟联合考古队中方领队)

尊敬的来宾,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ASSRAMALIGONG(孟语问候)

现在,我代表联合考古队,向大家报告2017年度考古发掘的主要成果:2017年度纳提什瓦发掘区新揭露面积约1200平方米,揭露出一组庞大的早期塔院(stupa court)和僧院(vihara)的综合体,其中神殿2形态独特,墙体长达43米,当属2017年度全球最重要的考古发现之一。

通过5年来的持续发掘,纳提什瓦遗址的面貌,已经越来越清晰地呈现在大家面前,我相信,它将是继巴哈布尔、库米拉迈纳马蒂(Mainamati)之后,又一次重要的佛教胜地,我相信,它将是孟加拉国又一处世界文化遗产。

现在,我就遗址的核心价值,提出以下认识:

1、纳提什瓦发掘区的早期遗存,是一组塔院(stupa court)和僧院(vihara)的综合体,遗址规模、整体布局及单体建筑的特点,在孟加拉国都是前所未有。晚期遗存是以一座十字形中心神殿为主体的金刚乘建筑。这两个时期的遗存反映了佛教建筑的重要变迁,遗存的完整性和叠压关系的清晰性,提供了南亚次大陆佛教考古的重要标尺。遗址中出土了大量的陶器,具有明确的地层关系,初步建立了陶器年代学序列,填补了孟加拉国这一研究领域的空白。

2、毗诃罗普尔是孟加拉国旃陀罗(Chandra)、跋摩(Varman)和犀那(Sena)王朝的都城,规模庞大的佛教遗址也印证了文献的记载,孟加拉国公元800~900年间的历史记载比较少,考古发掘所获取的信息,将丰富孟加拉国这一时期的历史叙述。

3、毗诃罗普尔在藏文典藉中也是一个神圣的名字,阿底峡是孟加拉人民的优秀儿子,也是中国人民心中尊贵的圣者,毗诃罗普尔佛教遗址因此被赋予了佛教文明传播和中孟友谊的伟大象征。

4、根据上述三条理由,毗诃罗普尔遗址已具备了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条件。同时,遗址的规模和体量符合建设考古遗址公园的条件,新的展示理念和和科技保护手段,将为孟加拉国的文化遗产事业探索出广阔的空间。

女士们,先生们,在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也请允许我代表中国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代表郭伟民所长,感谢阿哥拉萨-毗诃罗普尔(Agrashar Vikrampur)基金会;感谢努尔·列林(Nooh-UI-Alam Lenin)博士所作的努力;感谢中国和孟加拉国政府有识之士和社会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持;感谢蒙什甘杰政府和纳提什瓦民众的理解和支持;感谢中孟两国考古队员的辛苦和付出;我还要感谢各位今天的到来,相信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纳提什瓦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明天。

再次谢谢大家。

 

附2:在2017年度毗诃罗普尔古城纳提什瓦遗址考古发掘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2018.1.6)

陈学斌(湖南省文物局文物处处长)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大家下午好!

在孟方对我中方充分信赖协调支持以及中孟双方精诚合作共同努力下,毗诃罗普尔的纳什提瓦佛教寺院的面貌,正逐渐清晰地呈现于世了。这是值得祝贺的大喜事。

纳什提瓦佛教寺院遗址的文化内涵和文化价值,专家们已做了专业的发布。我想说的是,这处古迹遗址全面保护和合理适度利用的全过程,考古是必须的和最基础的工作,考古呈现的成果诠证了孟加拉国公元八至十二世纪期间那段湮没尘封的历史,但考古不是终极目标。古迹遗址在考古基础上保护,在保护基础上展示,在保护展示过程中阐释,使其实证历史,物证文化。在展示基础上开放,在展示开放过程中融入地域经济社会发展,并成为优质的文化旅游资源和品牌,我们认为这是这处古迹遗址下一步的工作。为此,借今天这个机会,我提出三点建议:

第一点建议是,系统化的思维。比如,需要对这处遗址目前已存在的、将来可能出现的病害,以及导致病害的出现的病因,在检测、监测的基础上,进行系统的梳理罗列,为下一步“对症下药”制定并实施技术的、管理的并符合国际公认的古迹遗址保护原则、准则的全面保护措施奠定基础。又比如,需要对遗址本体如遗址所处的环境进行统筹的保护,使两者都具有保真性。再比如,需要同步规划设计遗址的保护、展示、阐释、开放、管理传播等的定位、目标、措施和路径等等。还比如,需要在实施保护的同时,逐步建设、健全完善该处遗址对外开放供游人参观的配套措施。凡此种种,都需要系统化的思维。

第二点建议是,协同的理念。比如,协同各有关专业学科和专业技术门类的力量;协同行政和专业技术研究机构的力量;协同国家机构和民间社团甚至个人贤达的力量;协同孟加拉国国内和国际比如像我们中方的力量。

第三点建议是,科学可行的计划。系统化的思维和协同的理念下,制定科学可行的计划,并按年度、分轻重缓急分步骤实施。

上述三点建议,是我们在中国国内多年来探索出来的集体智慧的结晶,也成功地运用到了我们中国国内一些重要的古迹遗址的保护利用实践之中。

我的发言完了,再次谢谢各位朋友。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  设计:红苹果网络